閱讀歷史
換源:

番外第十二章 騎兵!騎兵!


(請點擊左側聽書或朗讀)

作品:兵器大師|作者:一語破春風|分類:都市言情|更新:2019-10-11 09:56:22|下載:兵器大師TXT下載
  夏亦回到居住的石室,就那么躺在石床上,想著胖子的事,但真正幫對方的,卻是不多,情愛這種東西,本來就是你情我愿的事,難道他還能強扭對方去喜歡德柱?

  望著懸掛的魔法燈盞想了一陣,有腳步聲走了進來。

  偏了偏頭,光芒遮掩,一個窈窕的身影停在床邊不遠,然后就在夏亦的視線里坐了下來,周錦的聲音響起。

  “老板,今天其實還有其他事,要跟你說。”

  “關于白狼王公孫止,還是宦門白寧?”夏亦坐起來,背靠墻壁,拿出煙盒,抽出一根煙叼在唇邊。

  旁邊,打火機遞來,給他點上。

  周錦看著火星燃燒,冒出青煙,點了點頭:“駐地那邊有消息讓我帶給你,北方之國的依圖尼召集五十名貴族,組建了一支軍隊南下,如果沖破了你弟子的反抗軍,很快駐地就直面他們的兵鋒了。”

  “沖不破。”夏亦吸了口煙,仰著臉,看著石室的穹頂,笑了一下:“白狼王能來這邊,通勤局早就將這些想到了。”

  說著,話語停了一下,看向女人:“依圖尼有多少人?”

  “不知道,但你的弟子說,最少有五十萬。”

  “五十萬…..還不夠那公孫止吃的。”夏亦熄滅了煙頭,躺回去,“宦門那邊,又是一個個武功高強的人,都過來了,肯定不會來旅游的,說不定這個時候,已經潛去依圖尼的皇宮了。”

  簡單的交談幾句,讓女人回去休息,隨后也熄了魔法燈,漸漸沉入夢鄉。

  天亮之后,這處洞穴的外圍已經熱鬧起來,早早起床的徐秋花、王素華兩個婦人,將洞內儲備的食材按著地球的方法,做了一頓早餐,其他人將洞內重新改善了一下,擺上日常用品,看上去多了許多人氣。

  而洞內深處,是禁止進去的,不是不信任的問題,江瑜去過一次,嚇得不輕,最深處,是火山最中心的位置,有熔巖流淌,偶爾還有高溫的蒸汽從巖壁或地上的裂紋噴發出來,除了夏亦,也就只有皮找肉厚的灰巖矮人能適應。

  夏亦之所以搬到這里,除了之前說過的特殊金屬外,他還將原來共鳴過的幾把兵器,重新塑造。

  用紅石顆粒,熔巖高溫、特殊金屬……目前為止,雖然打造出來了,可惜終究是有瑕疵的。

  忙碌到中午,吃過午飯后,夏亦終究還是不想錯過北方之國南下的戰事,就算不參與,多少也想見見白狼王的騎兵到底是什么模樣,與眾人叮囑一番,便拿了幾件重鑄過的兵器,就在所有人視線里,一躍而起,沖去遠方。

  與此同時。

  南北交界的提米諾亞,北方軍隊南下已經展開攻勢。

  豎起‘圣鴉’旗幟的反抗軍同樣不敢示弱,在平原、森林進行迎擊,激烈的廝殺到的此時持續了五天。

  青綠的平原,染出一塊巨大的紅色斑點,粘稠的血絲牽引著從草尖滴落地面,天色放亮,帶有銘文的箭矢在天空互相交錯而過,落去雙方激烈廝殺的陣前。

  人群沖突,刀鋒、槍矛捅刺,無數犬牙交錯的戰團擁擠在鋒線上,魔法的爆炸在四周響起,有人被掀上天空,帶著長音的慘叫,摔進人堆,將同伴或敵人一起砸翻倒地。

  尸體在交錯的鋒線上,左右延伸開去,受傷的士兵捂著撕開的肚子拼命的后退,搖搖晃晃間,被同伴找到,帶去后面的祭祀團,給予救治。

  一支支長龍的隊伍在指揮下增援戰場,爆炸的火焰,將附近的林野點燃,遇到風勢,火焰鋪天蓋地般吞沒了曾經綠色充盈的樹林,著火的士兵慘叫著沖出,在地上翻滾,旋轉的視野間,增援的步卒與有著騎獸的騎兵相遇,爆發出更為激烈的廝殺。

  許許多多的生命在這一刻斷線了。

  一場大戰,前期不會投入太多的兵力,但對于阿爾托蕾婭來說,兩萬人已經是她手中全部的底牌了。

  戰場后方的山丘之上,圣鴉旗幟迎風招展,手持大劍的少女一身戎裝,面容肅穆的騎在一匹長毛坐騎上面,目光凝視著時時刻刻都在變化的戰場,不時朝傳令的反抗軍士兵發下一兩道修補或迎擊的命令。

  能用兩萬不到的人數,與對方五萬先遣軍殺到這種程度,是她這兩年來堅持的結果,也是極限了。

  兩邊七萬人的廝殺,放到人的視野中,全是密密麻麻的人影,若是沒有經驗的指揮官站在這里,根本分不清哪些是自己的麾下。

  “阿爾托蕾婭,我們已經盡力了,還是撤走吧,再打下去,所有英勇的士兵都會葬送在這里的。”

  旁邊的副將心驚膽戰的看著下面的搏殺,眼里也有著心疼:“不能再打了,北方之國的軍隊還有很多,我們只有這么點人,五天啊…..我們已經損失了三千名士兵,他們后面還有四十萬,而我們,沒有援軍啊,不能指望那些異域人會幫我們!”

  “必須要打…..”

  阿爾托蕾婭在坐騎背上巋然不動,捏緊了劍柄:“.….如果這里失敗了,不敢直面這些貴族的兵鋒,將來我們更沒有膽量繼續戰斗下去,很快就會消失在懦弱面前,就算那些異域人沒有膽量來,我們也要打下去。”

  話語間,催動坐騎靠前,拔出插在地上的大劍,“難道你們忘記了還有許多與我們一樣活在卑微之下的同胞了嗎?!要是連這些貴族的軍隊都擋不了,還有什么驕傲值得我們擁有。”

  寬大的劍鋒舉過頭頂,金發在風里飄蕩。

  清澈的嗓音,高昂的響起:“起來,不愿做奴隸的人們,為了自由而戰,為了我們…..乃至下一代——”

  最后護衛圣旗的千余人拿起了刀盾,緩緩走下了山坡,這一刻他們信念虔誠,看著已經被突破的鋒線,有貴族軍隊士兵殺了出來,一步步走去下方結陣。

  嘭嘭嘭。

  一面面盾牌在這些護旗士兵手中拼接,連成盾墻,屏住了呼吸,雙眸通紅的看著越來越近,飛快本來的獸騎和貴族步卒,

  他們曾經是奴隸、農人,甚至也有被俘虜后,加入進來的南方士兵,當明白了這支軍隊為何而戰斗時,心中那堵墻壁就永遠不會倒塌,哪怕直面劈來的兵鋒。

  “殺——”

  “殺——”

  歇斯底里地吶喊在喉間撕開,捏緊了盾牌,就在與沖來的兵鋒接觸的百米距離,地上有著不一樣的震動。

  地勢的高處,坐騎背上的阿爾托蕾婭望向身后的南方,奔騰轟鳴隱隱如雷霆般流竄而來,那是獨特與這個世界的鐵蹄征伐之聲。

  明媚的陽光里,一匹戰馬的身影沖出,站在遠方的草丘上。

  唏律律——

  馬鳴長嘶,披風在陽光里揚起,那騎士的輪廓,夾著長槍,勒馬人立而起,盔纓在風里撫動。

  下一秒。

  一道、兩道、四道……百道、千道騎兵的身影自那騎士周圍飛躍而出,翻騰的鐵蹄旋起草皮泥濘,猶如決堤的洪水沖下山丘。

  一幅繪有白色巨狼的巨大旗幟出現在了騎士身后,公孫止催動黑色大馬,提著倚天劍,望了過來,某一刻,劍鋒抬起,直指對方:“狼騎,沖鋒——”

  片刻。

  山丘兩側平原,更多的騎兵蜂擁而至,沒有任何陣型、紀律可言,狂暴的蔓延過了少女所在的山丘、拱衛的千余士兵方,地面都在無數狂奔的鐵蹄之下,顫抖起來。

  阿爾托蕾婭,乃至反抗軍所有人目瞪口呆站在原地,看著從未見過的騎兵,組成巨人的雙臂,朝著遠方的北方軍隊席卷過去。

  然后,形成撞擊,掀起滔天血浪。
2019中国正规授权彩票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