閱讀歷史
換源:

第一千六百三十九章:殿下,使不得


(請點擊左側聽書或朗讀)

作品:明朝敗家子|作者:上山打老虎額|分類:歷史穿越|更新:2019-10-11 19:39:19|下載:明朝敗家子TXT下載
  弘治皇帝說的很認真。

  他一直都不肯撒手,是擔心太子。

  可這一次,給了他太大的教訓。

  他自詡自己智珠在握,竟失去了應有的警惕。

  這固然是兵部尚書以及群臣百官對蔚州衛的吹捧,而鑄就的大錯。

  可作為天子,難道就撇得清關系嗎?

  而太子力推常備軍,可見他是有遠見卓識的。

  兩個月時間,操練出了第一軍,能戰且敢戰,這也足以證明了太子的能力和擔當。

  至于救駕,就更不必提了。

  這樣的太子……很稀罕,可謂前所未有!

  可是……那又如何呢?他遲早還是要即皇帝位,要繼承祖宗之業,現如今……自己對于諸多事,已是越發的力不從心。

  以往所倚重和提拔的大臣,他們的精力和能力,也開始在這巨變之中,變得越發的無力。

  說到底,絕大多數的君臣,終究還是停留在十數二十年前。在那個士紳的時代,自己所倚重之人,每一個都是擁有遠見卓識之人,都是人中龍鳳,是大明的棟梁,可現在……

  當新的事物出現的越來越多,世道變了,天下也變了,此時……無論是弘治皇帝,還是內閣,只怕都有一種疏離感。

  他們固然努力的想加快步伐,適應這種變化,可是……

  數十年固有的思維,以及垂垂老矣之后這本就捉襟見肘的精力,限制了他們。

  弘治皇帝將方繼藩召至御前,親自詢問,正是因為如此,他想知道方繼藩對太子的看法,這太重要了。

  至于其他人,他一句都沒有透露,這倒不是因為他們失去了信任,而是弘治皇帝認為……他們的建言,自己已經猜測到了。

  老臣們,誰不希望老皇帝永遠在位呢?

  畢竟……一朝天子一朝臣。

  弘治皇帝又道:“那么繼藩,若是太子克繼大統,朕為上皇,你以為如何?”

  “這……”方繼藩有點無奈,他覺得這個問題,是送命題啊!

  他道:“陛下,兒臣以為,陛下龍體康健……”

  弘治皇帝搖頭:“不,朕不要你回答朕是否康健的問題,而是……可與不可?”

  方繼藩想了想:“也可,也不可。”

  弘治皇帝:“……”

  方繼藩不傻,這是一個至關重要的問題,這個問題之下,任何一個回答都有秋后算賬的風險。

  比如自己說可,好嘛,看來你方繼藩早就巴不得老皇帝趕緊退位讓賢了。

  若說不可,你方才將太子夸成了一朵花,原來是假的?

  弘治皇帝已經拉下臉來了,顯然……他不滿意這個回答,因為……這回答太過滑頭了。

  弘治皇帝威嚴的迫視著方繼藩,厲聲道:“朕要的是準確的回答。”

  “陛下……”方繼藩吸了口氣,意味深長的道:“陛下只有一個太子,而太子乃至孝之人,父子同心,宛如一人,所以兒臣才回答,可,也不可。這是因為……既是父子一體,那么……太子殿下克繼大統與否,陛下是為天子,還是為上皇,又有什么緊要呢?這在兒臣看來,都是一回事,沒有絲毫的分別。”

  弘治皇帝身軀一震。

  可……也不可……

  原來竟是這么一層意思。

  原以為方繼藩只是耍滑頭。

  可現在聽來……卻是將道理講透了。

  當今天下,皇帝和太子有什么分別嗎?既然如此……

  那么皇帝讓太子登基,又有什么問題呢?

  這家伙,明面上贊成此事,卻又不能明說,索性將這父子親情拿了出來,如此……

  即便是弘治皇帝有其他的念頭,也不至反感了,哪怕將來要秋后算賬,似乎……方繼藩也沒說錯什么。

  弘治皇帝聞言,點頭:“不錯,此言甚得朕心,繼藩啊,你哪里像有腦疾的人,朕看你是聰明伶俐得很。”

  呃,這個話題更要命……

  方繼藩立即辯解:“陛下,兒臣現在只是沒有發作。”

  弘治皇帝不以為意,轉而道:“既如此,朕意已決。”

  弘治皇帝深深的看了方繼藩一眼,臉色又變得慎重,道:“此事暫時不可外傳,明白了嗎?”

  方繼藩就正色道:“陛下,兒臣不是這樣的人。”

  他很清楚,弘治皇帝是要做好準備了,這是頭等大事,事先定當是秘而不宣,只有時機成熟,方可水到渠成。

  只是此時……

  方繼藩卻是升起了一個念頭……太子……真要做皇帝啦,這家伙,橫看豎看,也不像皇帝。

  壓抑著內心的激動,方繼藩竟覺得自己有點兒混沌,也不知是喜是憂。

  該聊的聊完了,弘治皇帝自是放他出宮。

  于是方繼藩匆匆出宮,急急忙忙的先去尋了朱厚照。

  卻見朱厚照美滋滋的在鎮國府里,哐當當的取了數十枚印來,尋了自己想要的那顆,給一份褒獎的公文里刻章。

  這第一個嘉獎,自然是朱厚照自己。

  敘功而言,方繼藩是第一。

  可鎮國府的恩賞,卻非朱厚照第一不可,誰讓這是本宮自己擬的賞,蓋的印呢?

  方繼藩小心翼翼的走到案牘邊,不忍打攪專心致志的朱厚照。

  等了又等,突然……方繼藩發出了咳嗽,他感慨道:“殿下啊殿下,您這印,真的越發的精細了,看看這紋理,看看這雕工,嘖嘖……從古而今,沒有一個太子能及得上殿下的。”

  朱厚照本是不喜別人打擾自己的,可聽到是方繼藩的聲音,面色柔和:“噢,小事而已,過幾日讓你見見本宮雕的皇帝之寶,這可比宮里的還真。”

  但凡遇到這個時候,方繼藩往往會露出心虛的模樣。

  可今天很奇怪,方繼藩依舊露出笑容,笑容很欣慰:“太子殿下博學多才,載歌載舞……不,理應是出類拔萃,實在令臣佩服的五體投地啊。”

  朱厚照就瞇起了眼睛,覺得氣氛有些怪異,忍不住問:“父皇讓你去,說了什么?”

  方繼藩搖頭:“也沒說什么,不過是說了一下殿下而已。”

  朱厚照這輩子天不怕地不怕,就怕弘治皇帝,此時聽到方繼藩的回答,一點把玩印章的心情也沒有了,不免緊張起來:“怎么,我近來只有功,哪里有過。”

  方繼藩苦口婆心的安慰朱厚照:“臣也是這樣的說啊。所以請殿下放心,臣在陛下面前,除了夸獎太子殿下之外,對其他的話都不感興趣。”

  朱厚照就樂了:“本宮信得過你,老方啊,我今日眼皮兒老是跳,感覺有大事要發生。”

  方繼藩樂呵呵的道:“殿下福如東海,每日都有喜事,眼皮兒跳,是理所當然的。殿下餓不餓,請你吃好的。”

  朱厚照頓時精神一振,來了興趣:“你可記著,你還欠本宮三十頓……”

  方繼藩拍拍胸脯,正色道:“莫說三十頓,便是兩百、兩千頓,那也包在臣的身上,殿下理應知道,臣這個人,這輩子最重的就是情義,錢財是身外之物,我瞧不上的,再者說了,殿下和臣是什么關系?莫說是幾頓飯,便是為殿下兩肋插刀,那也絕無二話,所謂士為知己者死,女為悅己者容,殿下對我方繼藩沒的說,縱萬死,也及不上你我君臣之情。”

  朱厚照忍不住面帶羞愧之狀,竟是開始欲言又止起來。

  “殿下您想說點啥?”

  朱厚照捂著自己的額頭道:“哎,慚愧,慚愧,本宮真的無顏對你,方才敘功,明明將你的功勞列了第一,我卻只顧著自己,搶著給自己重賞了,現在聽了你的話,本宮覺得自己私心太重,不配做你的兄弟。”

  方繼藩在此刻,想眼里噙著一點淚,偏又這淚擠不出,于是用雄渾的男中音,肅容道:“殿下啊,這只是些許小事,兄弟之間不分彼此,殿下先賞自己,臣心里還高興哩,自家的兄弟,先得了賞,這不是值得慶幸的事嗎?殿下高興,臣便打心眼里歡喜。”

  朱厚照仿佛自己的眼里進了沙子,嗯,有點淚意。

  不得不說。

  老方雖然一身臭毛病,可是能結識他,朱厚照自覺得此生無憾了。至少每到關鍵時刻,老方都會站在自己一邊,雖然老方總是偷奸耍滑,又或者渾水摸魚,可……

  朱厚照本就沒有什么朋友兄弟,老方這兄弟二字,還是當得起的。

  朱厚照是個重感情,講義氣的人,此刻……他深吸一口氣道:“你放心,老方,本宮有肉吃,你就有肉吃,等將來本宮能做主了,你就準備好吧,跟著本宮吃香喝辣。”

  方繼藩面上通紅,頓覺得自己的人生迎來了高光時刻,卻是努力憋著臉,語氣沉重的道:“殿下,使不得,使不得啊。”

  他慌忙擺手:“殿下若是對臣過于親密,難免會有人心里生嫉,少不得要彈劾臣,說臣斂財,說臣欺人,說臣一肚子壞水,更有甚者,說不準,還有人說臣欺君罔上呢。臣寧愿將來只做一個富家翁,也不敢蒙殿下厚愛。”

  朱厚照怒了,叉手,咬牙切齒的道:“誰敢說本宮兄弟是非,本宮先杖斃了他,我朱厚照,偏不信這個邪。”

  chaptererror();
2019中国正规授权彩票网站